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说媒
    我叫胡天赐,今年十八岁,高中毕业后,由于没考上大学,就留在村里给开花社店的爷爷帮忙。

     听我爸说,爷爷在他三岁的时候,出去闯荡,从此一去便杳无音信。在他十三岁的时候爷爷突然回到了家,身上什么东西都没带,只是怀里抱着个盒子,谁也不让碰,从此之后,爷爷就在家开了个花社店,再也不问世事。至于爷爷消失的那十年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更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 平时老爸没少警告我,让我少跟爷爷走动,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啥原因,不过最近他没工夫搭理我,因为老爸在忙着四处找人给我说媒。

     在我们村子里,只要男孩子成年了,家里人就张罗着给相亲,说是要早点开枝散叶,不能愧对祖宗。我就特别不想相亲,感觉那氛围特别的尴尬,两个不认识的人,有啥话说啊?但是拗不过老爸,隔三差五的就拉我见面儿,我就像是一具被人操纵的傀儡一样,任由老爸摆布。

     就在一个星期前,我策划了一次离家出走,但是已失败告终。被老爸拉回家后,他就把我锁在屋子里,那也不让我去,而且警告我再敢跑,就把我的腿打断,硬生生的打断,很残忍的。在老爸的淫威下,我只好暂时屈服。

     晚上吃晚饭的时候,老爸给我端来一碗面条,放桌子上就出去了,一碗面条刚吃到一半的时候,就听见我家院子外,传来了如杠铃般的笑声。

     随后我就听见一个清澈响亮的声音在叫我爸:“二哥,在家不?”连叫了数声,听声音应该是四婶,她这大晚上的来我家干嘛?

     “他四婶,大晚上的咋有空来我家了。”老爸打趣道。

     四婶这个人大大咧咧的,没啥心眼儿,平时就爱跟人牵个线,说个媒什么的。想到这,我小声喃喃道:“我操,该不会是来给我说媒的吧?”

     “没啥事,就是来你家串串。”四婶有说有笑的跟老爸打趣道。

     “站外面干啥,快进屋坐坐。。”

     一阵寒暄之后,四婶开始直奔主题,果不其然,当真是来给我说媒的。我听见四婶跟老爸说:“前不久,你不是让我给我那侄儿,说个媒吗?”

     “是啊,你手下有姑娘?。”老爸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你看你这话说的,没有,我上你这干啥?这可是个好姑娘,早定好,你们早抱孙子。”四婶款款而谈。

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我听见屋外没什么动静,我还以为老爸良心发现,让她走了?可是事实证明我想多了。

     “哪家的姑娘啊?能看上咱家这个吗?”老爸底气很不足的说道。

     虽然我不太想相亲,但是我也不至于那么上不了台面吧,老爸如此这般的不自信,来自何处?

     “你认识,胡铁栓家的女儿,胡诗文,十年前跟家人一块去外地了,前几天刚回来,她父母说是让我操个心给他家女儿说个婆家。”四婶很是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胡铁栓?十年前全家外出,这十年来,没人知道他们的消息,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”老爸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 “这谁知道,现在他们家可是发了,我一想肥水不流外人田,过了这村,可就没这店了。”四婶再一次提醒了一下老爸。

     胡诗文?就是十年前老跟我一块玩的小姐姐?她比我大两岁,虽然小时候不懂什么男女之情,但是从那时起,我就认定了她是我的女神。十年前,她一走了之,害的我是牵肠挂肚。如今女神回村,怎么着也得见一面啊。

     “二哥,你觉得咋样?”

     “行,那明天让你侄儿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别明天啊,人家现在就等着呢,让人家女方等着,也不好看啊,你把我侄儿叫出来,去去就回来了。”四婶大大咧咧的说道。

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爸有点为难,但是过了一会儿,还是打开了我房间的门,把我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 “四婶儿。”我笑着跟四婶打招呼道。

     “天赐啊,婶儿给你说了一个漂亮媳妇儿,走,跟婶儿去见见。”

     “好,让婶儿费心了。”正在我兴冲冲的准备跟四婶一块去见女神的时候,突然一道白影立在我面前,挡住了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 我定睛一看,是老妈,她神色慌张的看着我,伸开双臂挡在我面前,而且不停的摇头,好像很害怕的样子,我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妈,你咋了?”她只是不停的摇头,老爸见状,上前劝老妈道:“你干嘛啊?儿子去相亲,去给你相儿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 老爸话音刚落,老妈就如洪水暴发一样冲老爸喊道:“不!”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老妈说这个字,难道她知道我这次去有危险?

     “二嫂,你干嘛啊,给你说儿媳妇呢,不想抱孙子了?”四婶也上前劝老妈,可是她刚碰到老妈的肩膀,老妈却猛地回头,声音凄厉的冲四婶喊道:“滚!”我有点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这个字竟然是从老妈嘴里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 “天赐,快走,这有我跟你爸呢,等会村口回合。”四婶和老爸控制住此时已经失控的老妈,我才跑了出来,回头看像老妈的眼睛,里面满含绝望,就在我快走出院子的时候,老妈突然像发疯了似得大喊一声,我回头看见她已经挣脱四婶和老爸的束缚,朝我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 与此同时,四婶从地上捡起一块砖头,往老妈的头上猛地一砸,老妈就晕死过去了,我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四婶,到底是什么,让她做出这种举动?老爸也没料到四婶会出这一招,见老妈躺在地上,老爸把四婶推到在地上,抱起老妈就往里屋跑。

     我正准备折返回去看看老妈的伤势,却被追上来的四婶给拉着跑出了院子,她的力气非常大,我越发的觉得,四婶今天不正常。

     “你为啥打我妈?”我极力挣脱了四婶拉着我的手,愤怒的对她说道。四婶儿先是一愣,继而双手掐腰,看着我,言辞激动的说道:“刚才你妈什么样儿,你没看到吗?我不把她打晕,你能出来?”

     “我本来就不想相什么亲,不行,我要回去看我妈。”说罢,我就转身欲走,刚迈开步子,四婶竟然一把拉住了我,我回头一脸懵然的看着她,她的眼神突然由刚才的愤怒变成了哀求,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的痛苦。

     “天赐,婶儿求你,你就跟我去吧。”四婶儿突然朝我跪了下来,边磕头边哀求道。村里的地上都是些石头堆的路,她磕了几下,就有猩红的血水从额头上渗了出来,一道鲜血顺着额头流到了下颚。

     我连忙将四婶儿扶了起来,当侄子的,哪受得起长辈的头,这可是折寿的啊。可是四婶死活都不肯起,除非我答应去跟她一块相亲,四婶的头磕得越发厉害,满脸已经都是血了,我实在于心不忍,忙答应她的要求,她这才起来,还跟我说,关于我妈的事,日后登门赔罪。

     四婶在前走着,我在后面跟着,心里十分的纳闷,四婶是不是收了胡诗文家什么好处了?要不然干嘛非得拉着我来相亲呢?更何况,胡诗文长的也是貌似天仙,没理由找不到对象啊,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 走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路,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记得小时候去过她家啊,并没有太远啊,而且走的也不是这条路,我打眼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,树木萧萧,秋风吹的人刺骨的冷,周围的坟圈子上插的柳树枝,随风摆动,发出呼呼的惊悚的声音。

     我踩在焦枯的树叶上,沙沙作响,偶尔传来几声坟头上的乌鸦凄厉的叫声,都使我抱紧了身子,浑身止不住的打着哆嗦。我快步赶上四婶儿,小声问道:“婶儿,咱这是去哪啊?”

     “别急,一会儿就到了。”四婶儿猛地转过头冷冷的跟我说道,一脸的血水还正滴答滴答的往下落。

     看着四婶儿那张恐怖的血脸,我心想,这没事还是别跟她说话了,她这张脸真他妈能把人吓尿啊。

     “到了,就这儿。”四婶儿突然冷冰冰的说道,声音冷的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我停下来,看了看这个地方,这是我们村几十年前就荒废的神庙,因为当年破四旧,把神像都拖到了水里,把庙里能砸的东西也都砸了,后来改革开放后,村里也没钱修庙,所以就一直荒芜着了。

     如今,破旧庙门上已经挂满了蜘蛛网,门也有些腐朽了。大半夜的上这破庙里相亲,这是玩哪一出啊,想到这,我不由的咽了口吐沫,胆战心惊的,腿也开始打摆子了。

     “那姑娘在里面等着你呢,你快进去吧,我在门口等着你。”四婶儿在一旁催促我道。

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我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四婶儿。